FMchannel 世界那么大 阿拉伯世界-39

阿拉伯世界-39

第三十八章 政治的、经济的、教育的制度

阿卜杜勒·赖哈曼三世和他的继任者哈克木二世(961—976年)在位的时代,再加上曼苏尔侍从长(977—1002年)的专政时期,是穆斯林在西方的统治的极盛时代。穆斯林西班牙在欧洲和非洲事务中的政治影响在这以前或以后都没有象在这个时期那样大。

这个时期,科尔多瓦变成了欧洲文化最高的地方,与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齐名,成为世界三大文化中心之一。科尔多瓦有居民十一万三千户,有郊区二十一处,有图书馆七十所,还有许许多多的书店、清真寺和宫殿,科尔多瓦已获得国际声誉,而且使外宾感觉敬畏和惊叹。科尔多瓦有铺砌的街道好几英里,从道旁小屋里射出的灯光,把大街照得通明,而“七百年后的伦敦,还连一盏路灯都没有”,就是“在巴黎,过了几百年之后,下雨天如果有人敢于出门走一走,在街上的烂泥,还会使他的两脚陷到踝骨”。当牛津大学仍然认为沐浴是一种异教徒的风俗的时候,科尔多瓦的科学家们,早已在富丽堂皇的澡堂里享受好几个世代了。阿拉伯人对于这些北方的野蛮人究竟有什么看法,可以从托莱多的学识渊博的法官萨义德(1070年卒)的言论中,获得明白的解答。据萨义德猜想,“由于太阳光不能直射在他们的头上,所以他们的气候是寒冷的,终年在弥漫的云雾中过日子。因此,他们的气质变得很冷酷,他们的性情变得很粗鲁,他们的身体长得高大,他们的皮肤发亮,他们的头发长得老长。而且,他们缺乏机智和洞察力,愚蠢和拙笨在他们中间是普遍的。”莱昂、那发尔、巴塞罗那等地的统治者,凡缺乏外科医生、建筑师、歌手或裁缝的时候,都要到科尔多瓦来聘请。穆斯林首都的声誉,深入到辽远的德国。一个撒克逊的修女,称科尔多瓦为“世界的真珠”。这就是伍麦叶王朝的统治者及其政府的所在地。

西方哈里发国家的政府组织,跟东方的没有根本上的差别。哈里发的职位是世袭的,但是,军队的首长和贵族们,往往选举他们所爱戴的人物为哈里发。侍从长(hājib)的地位在各大臣(vizir)之上,他们必须通过他才能与哈里发联系。在各大臣之下有秘书(kuttāb),他们和大臣们共同组成国务会议(dīwān)。远离科尔多瓦的省区,共计六个,每省有一个军政长官管理,叫做长官(wāli)。若干重要城市,也由长官治理。司法权由哈里发行使,但他通常把这种权力委托嘎迪(qādi,法官)去执行,最高的嘎迪是在科尔多瓦的总嘎迪(qādi al-qudāh)。关于刑事和公安的案件,由一个特别法官即警察长(sāhib al-shurtah)审理。科尔多瓦还有另一个特别法官,叫听讼法官(sāhib al-mazālim),他专门审理人民对公务人员的控诉。常见的判决有罚款、鞭打、监禁、断手等方式;犯亵渎、异端、叛教罪者,处死刑。一个有趣的官吏是检察官(muhtasib,西班牙语的almotacén),他的职务,除指导警察外,还监督商务和市场,检查度量衡,查禁赌博、奸淫和奇装异服。

国家的岁入,主要依靠关税。在哈里发帝国时代,西班牙是欧洲最富庶的地方之一。这个国家的首都夸耀自己有纺织工人一万三千多名,还有一种发达的制革工业。鞣革和在皮革上制浮花的艺术,从西班牙传入摩洛哥,再从这两个地区传入法国和英国,cordovan、cordwainer(科尔多瓦皮革)、moroco(摩洛哥皮革)等名词,就是最好的证明。毛织业和丝织业,不仅在科尔多瓦,而且也在马拉加、阿尔梅里亚等中心城市发达起来。养蚕业原来是由中国人垄断的,穆斯林们把这种工业传入西班牙,就在那里发达起来。阿尔梅里亚还出产玻璃器和黄铜器。巴伦西亚的帕特纳,是陶器的原产地。哈恩城和阿尔加维省,以金矿和银矿著称,托莱多以铁矿和铝矿驰名,马拉加以红宝石闻名。托莱多象大马士革一样,因产剑而著名于全世界。用金银镶嵌钢铁等金属,制成各种花纹,这是从大马士革传入的艺术,后来,在西班牙和欧洲的几个工业中心发达起来,而在语言学的遗产中就留下了英语的damascene、damaskeen,法语的damasquiner,意大利语的damaschino等词。

西班牙的阿拉伯人,把在西亚实施的耕作方法,传入西班牙。他们开凿运河,种植葡萄,还传入稻子、杏子、桃子、石榴、桔子、甘蔗、棉花、番红花等植物和水果。半岛东南部的各大平原,气候特别温和,土壤特别肥沃,因此发展成为城乡活动的许多重要中心。在这些地区种植小麦和其他谷物,也种植油料作物(油橄榄)和各色各样的水果,农民耕耘土地,收获物与地主共分。

农业的发展,是西班牙穆斯林的光荣事迹之一,也是阿拉伯人赠给西班牙的永恒的礼物之一,因为西班牙的园圃,直到今天,还保存着“摩尔人”的痕迹。最驰名的园圃之一,是“精奈赖列夫”花园(Generalife是从阿拉伯语jannat al-‘arīf得来的,意思是检察官的乐园),那是十三世纪晚期奈斯尔王朝的遗迹,他们的别墅是艾勒哈卜拉宫(红宫)外围建筑物之一。这座花园“是天下闻名的,因为那里面有广阔的树荫,倾注的泉水,温和的微风”,这座花园是筑成台地的,仿佛一座圆形的剧场,用泉水灌溉,泉水构成许许多多的小瀑布,然后消失在花树、丛林和乔木之间,现在还有几株高大的丝柏和桃金娘遗留下来,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的风景。

西班牙穆斯林工业和农业的产品,除供国内消费外,还有剩余。塞维利亚是西班牙最大的内河港口之一,这里输出棉花、油橄榄和橄榄油;从埃及输入布匹和奴隶,从欧洲和亚洲输入歌女。马拉加和哈恩的出口货,有番红花、无花果、大理石和蔗糖等。通过亚历山大港和君士坦丁堡,西班牙的产品,能找到象印度和中亚细亚那样遥远的市场。西班牙与大马士革、巴格达和麦加之间的贸易,特别活跃。现代国际上的海上用语,例如admiral(海军上将)、arsenal(兵工厂)、average(海损)、cable(海底电线)、corvette(海防舰)、shallop(sloop)(单桅帆船)、tariff(关税)等,都足以证明阿拉伯人从前在海洋上享有过霸权。易德里西所记载的一个不清楚的故事,告诉我们,有八个受骗的堂弟兄,从里斯本出发,到大西洋(bahr al-zulumāt,黑暗的海洋)去探险,向西南方航行了三十五天,到达一些奇异的岛屿上。我们从这个故事可以想见当年在大西洋上生气勃勃的航海活动。

政府维持着正常的邮政业务。政府依照东方的式样,铸造货币,以第纳尔为金币的单位,以第尔汗为银币的单位。伊斯兰教早期的铜币法勒斯(fals)同样流通。北方的基督教各王国中都使用阿拉伯货币,这些王国在将近四百年中,除阿拉伯货币或法兰西货币外,没有任何别的货币。

环绕在阿卜杜勒·赖哈曼三世宫廷四周的晕轮,不断地把荣光放射在他的儿子和继任者哈克木二世穆斯坦绥尔(961—976年)的宫廷上,麦斯欧迪认为他是一切人物中最英明的(ahkam)。哈克木在位的初期,邪恶的奥多诺就出现在穆斯林的首都,他曾因阿卜杜勒·赖哈曼的干涉,而丧失莱昂的王位,现在他来请求帮助他复辟。科尔多瓦的基督教法官韦立德·伊本·赫祖兰和托兰多的大主教阿卜杜拉·伊本·嘎西木,把这位前王护送到宰海拉宫,他们事先就把特定的宫廷礼节详细地告诉过他。奥多诺身穿白袍,头戴镶饰珠宝的帽子,率领着他的王亲贵戚们,从密集在道旁的兵士行列中间,走进皇宫去。这些基督教徒,肃然起敬,开始在胸口画十字。在接见厅中,哈里发坐在宝座上,两旁和后面,站着皇室的成员和高级官员。这位基督教国王光着头,走上前去行下贱的跪拜礼,在信士们的长官的手上接吻,自称仆人,乞求援助,然后倒退着走到门口。跟他一道去的那些贵族,也遵行了同样的礼节。哈里发曾答应在某些条件下给予他帮助,但是,这次访问毕竟是徒劳的。

但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光荣,不是在政治方面,而是在别的方面。哈克木本人是一位学者,而且保护学问。他给予学者们宽厚的恩惠,并且在首都创办了二十七所免费学校。在哈克木的时代,阿卜杜勒·赖哈曼三世在科尔多瓦主要的清真寺里创办的科尔多瓦大学,在世界各大学中,跃居于卓绝的地位。这所大学比开罗的爱资哈尔大学和巴格达的尼采米亚大学还优越,它吸引了许多基督教学生和伊斯兰教学生,他们不仅来自西班牙各地,而且来自欧、非、亚三大洲。哈克木扩大了清真寺内的校舍,用铅管把泉水引到清真寺里来,还用拜占廷的艺术家带来的镶木细工,修饰了学校,这些修建工作花费了二十六万一千五百三十七个第纳尔和一个半第尔汗。他从东方聘请了许多教授到大学里来任教,并且捐赠大量的基金,作为他们的薪俸。在这些教授当中,就有史学家伊本·孤帖叶,他在大学里讲授语法学,还有巴格达著名的语言学家艾卜·阿里·嘎里,他所著的文学总集《艾马利》(Amāli,讲演集),直到现在还是阿拉伯各国的文学教材。嘎里生活史上的一段戏剧性的插曲,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哈里发纳绥尔举行盛大的欢迎会,欢迎拜占廷的使节,由嘎里致即席的欢迎词,他由于怯场,说完了赞颂真主和祝福穆罕默德的开场白之后,一句也说不下去了,因此,由孟迪尔·伊本·赛义德代替他,孟迪尔即席地作了一篇最雄辩的演说辞,在麦盖里的书中占两页半,全是有韵的散文。

除了那所大学外,这座首都还有一所极大的图书馆。哈克木是一位爱书家,他的代理人在亚历山大港、大马士革、巴格达等地的书店里遍处搜索,希望购买或抄写各种手稿。这样搜罗到的书籍,据说有四十万册,这些书籍的目录,就有四十四册,每册中有二十页是专用于诗集目录的。哈克木可能是穆斯林各哈里发中最有学问的,他亲自使用这些手稿中的好几种著作;他还在某些手稿上作标注,后代的学者对于他的标注给以很高的评价。为了要获得《乐府诗集》的第一部手稿,哈克木把一千个第纳尔寄给著作人伊斯巴哈尼,他是伍麦叶王室的苗裔,那时候他正在伊拉克编写他的这部伟大的著作。安达卢西亚文化总的情况,在这个时候,已达到这样高的水平,著名的荷兰学者杜齐,甚至热情地宣言:“几乎每个人都能读书写字。”别的许多学者,承认他的说法是正确的。当时基督教的欧洲,只懂得一些初步知识,知识分子很少,而且大半是牧师。

哈克木死后,由他的儿子希沙木二世(976—1009年)继任,他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希沙木的母亲是一个美丽而且能干的巴斯克人,名叫素卜哈(Subh,黎明、曙光),国家大事的实权,由她执掌。这位太后有一个被保护人,名叫穆罕默德·伊本·艾卜·阿米尔,他起初是一个微末的文书,但是终于变成王国的实际上的统治者。他的经历提供另一个例证,说明勇气、才能、野心等在一个穆斯林国家里所能完成的事业。穆罕默德的祖先,是麦阿菲尔部族的也门人,他是塔立格征服西班牙的部队中少数阿拉伯人之一。太后据说是他的情妇,在她的保护之下,年轻的穆罕默德在宫廷中步步高升,凭借巧妙的权术或武力,处置了他的上级,踏着他们的肩头往上攀缘,直爬到侍从长兼大臣的职位。凭借着他的职权,他给斯拉夫禁卫军以最后的打击,而代之以由摩洛哥的雇佣军组成的新部队,而且终于把冲龄的哈里发关闭在王宫里。为了废除宰海拉宫,他于978年在科尔多瓦东郊为自己修建了一座壮丽的公馆,叫做扎希赖城(辉煌镇),遗址尚未考证出来。为了讨好于宗教学者,他把哈克木图书馆中一切有关哲学的书籍和那些教义学家列入黑名单的书籍,付之一炬。他利用优厚的津贴,完全掌握了全国的诗人。于是他下令在金曜日的祝词里提他的名字,在货币上面铸他的名字。他还穿着用金线织上他的名字的礼服(这原来是帝王的一种特权)。992年他又下令,凡枢密院发出的公文,都要加盖他的印信,而不盖哈里发的印信。他没有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推翻有名无实的伍麦叶哈里发,而建立阿米尔族的哈里发政权。

在军事方面,伊本·艾比·阿米尔象在和平事业方面一样成功。他首先整编了军队,用分队的体制代替旧有的部族组织。法帖梅人权力的中心地迁移到更东方的新建筑的开罗城(969年),北方的各基督教小王国内部倾轧不已,都给他的军队提供了机会,既可以沿西北非海岸进军,又可以在伊比利亚半岛北部推进。由于屡次的胜利,他于981年僭取了曼苏尔·比拉(al-Mansūr bi-Allāh,借天助而得胜者)的尊号。每年春秋两季,这位曼苏尔侍从长都向莱昂、卡斯提尔、加泰罗尼亚三个小王国的基督教徒进攻。在这里他获得了许多成就,981年夺取了萨莫拉,985年第十三次出征时,夷平了巴塞罗那,988年摧毁了莱昂城,连所有结实的城墙和高大的碉堡,都拆除了,使莱昂王国变成一个称臣纳贡的省区。他甚至冒险地推进到加利西亚山区的各隘口,于997年拆毁了壮丽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教堂,那是从整个基督教欧洲来的香客们经常朝拜的灵地。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功绩。他奏凯班师,耀武扬威地返回首都的时候,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队伍押解着一大群基督教的战俘,他们掮着教堂的门和教堂的钟,那些门后来被安装在首都的清真大寺上,那些钟被改造成穆斯林各大建筑物的吊灯。那些基督教战俘带着脚镣,被派去修缮清真寺。除阿卜杜勒·赖哈曼三世的时代外,西班牙伊斯兰教的金星,从来没有放过这样的异彩。

曼苏尔想死在沙场的愿望,于1002年实现了,他在第五十次出征卡斯提尔后,在班师的途中逝世。他每次出征回来,就把盔甲上的尘土扫下来积存着,准备作殉葬物,现在这些尘土被放在他的墓穴里,以实现他的宿愿。他被葬于麦地那萨里木(MadīnatSālim),在他的墓碑上雕刻着下面的诗句:

他的遗迹告诉你他的生平,

仿佛你自己跟他本人会面。

时势永不会再产生这样的人物,

无人能象他那样保卫西班牙国境。

但是,修道院的编年史家尖锐的评论,更能表达基督教徒的感情,他写道:“1002年阿尔曼左尔(Almanzor)逝世,被葬于地狱之中。”

阿米尔族的独裁者死后八十年间,安达卢西亚被柏柏尔人、阿拉伯人、斯拉夫人(Saqālibah)和西班牙人弄得分崩离析,禁卫军在这里扮演了他们在古代的罗马和颓废的巴格达所扮演的同样角色。曼苏尔曾任命他的儿子阿卜杜勒·麦里克·穆扎法尔为他的继任者,而使这个官职变成了世袭的,他的儿子在六年中成功地维护了王国的统一和威信。1008年,穆扎法尔被自己的弟弟和继任者阿卜杜勒·赖哈曼毒杀了,他弟弟的外号叫山朱勒(Shanjūl即Sanchuelo,意思是小桑绰,因为他是那发尔王桑绰的外孙)。他弟弟即位后,立即宣布自己是伍麦叶哈里发假定的继任人,这个步骤激怒了老百姓,而给他带来杀身之祸。此后,在二十一年期间,废立了许多哈里发,有的是科尔多瓦人的傀儡,有的是斯拉夫人的傀儡,有的是柏柏尔人的傀儡。甚至连卡斯提尔人也参与过废立的事。实权是在军人的手里。倒楣的希沙木二世,在退隐中挨过了三十年,被立为哈里发时仍然是那样的幼稚和无能,1009年,他被迫退位,由他的堂侄穆罕默德二世继任。穆罕默德二世唯一的荣誉是,他虽然只做了几个月的哈里发,却有工夫夷平阿米尔人的扎希赖城,而且处死了北方边疆上不肯承认他的几个首领,把他们的首级变成花盆,安置在他的宫殿对面的河岸上。他在自己的宫殿中酿酒,因此博得“酿酒者”(nabbādh)的徽号。在这个无政府时代,曾经废立过九个哈里发,其中三个曾屡次登上宝座;希沙木二世就曾被废立两次,后来,以一种神秘的方式失踪了。一个骗子,面貌与他十分相似,曾在塞维利亚被人捧上了宝座。可怜虫阿卜杜勒·赖哈曼五世(1023年)是庸中佼佼,他的大臣是有学问的伊本·哈兹木。这个可怜虫曾躲避在浴室的热水间里,从那里面被拖出来,当着他的继任者穆罕默德三世的面被杀死,而过了两年之后,穆罕默德三世也遭遇了同样冷酷的命运。穆罕默德三世的“生活趣味,集中于饮食男女”。1025年,他乔装成一个歌女,戴着面纱逃跑,逃到边境上一个无名的村庄就被害了,给他下毒药的是他手下的一个官员。女诗人韦拉黛就是这个哈里发的女儿,她的姿色和才能,使她变成宫廷中吸引力的中心,而且使她名垂青史。

在伍麦叶哈里发王朝可耻的结局到来之前,另外一个国家出现了,这是哈木德人的国家,他们要求哈里发所有的一切特权。这个王朝的奠基人是阿里·伊本·哈木德(1016—1018年),他说他的祖先是先知的女壻阿里,但是,他自己的血统有一半是柏柏尔族的。阿里在科尔多瓦自称哈里发之前,担任过休达和丹吉尔的长官。他还征服了马拉加,他的八个子孙,从1025年到1057年,就在那里割据一方。随后,还有哈木德族的两个觊觎哈里发职位的人,他们在科尔多瓦行使着朝不保夕的权力,直到1027年。

希沙木三世于同年夺回伍麦叶人的宝座。但是,这位五十四岁的君主,已无力应付这个扰攘的局势了。科尔多瓦人对于政府的不断更易感觉厌倦了,最后他们决定采取一个根本的步骤,把哈里发制度完全废除掉。希沙木和家人被监禁在附属于清真大寺的一间凄凉的圆顶屋内。屋里十分阴暗,处于半冻结的状态下,这位可怜的君主,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室内污秽的空气,几乎使他窒息。他在那里坐了几个钟头,怀中抱着他所深爱的、幼小的女儿,企图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取暖。在这期间,大臣们正在举行公开会议,决定宣布永远废除哈里发制度,由艾卜勒·哈兹木·伊本·哲海韦尔所领导的国务会议行使统治权。希沙木以乞求一盏灯和一口面包给饥饿的女儿度命,来迎接这个划时代的公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FMchannel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fmchl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9026156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62908789@qq.com

不闲聊哦。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