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channel 世界那么大 阿拉伯世界-37

阿拉伯世界-37

第三十六章 内乱

科尔多瓦的南郊,被称为赖伯特(al-rabad),那里的居民绝大部分是新穆斯林,从基督教徒的观点来说,大半是皈依伊斯兰教的基督教徒。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处在伊斯兰教教义学和教律学学生和教师(faqīh)的影响之下。在首都活动的这些学生和教师,约计四千人。希沙木一世(788—796年)是阿卜杜勒·赖哈曼一世的儿子和继任者,是一个虔诚的学者,他在位的期间,一直没有可能引起暴乱的直接原因。他的继任者哈克木一世(796—822年),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酷好狩猎和饮酒,他在位时期,局面发生了变化。人民不仅反对哈克木的轻浮,而且反对他的禁卫军,他们主要是由不懂阿拉伯语的黑人和其他雇佣军组成的。叛乱是在805年开始的,有一天,正当艾米尔过街的时候,群众用石头攻击他,有些教义学家在旁边拍手喝彩。后来发现有七十二名罪魁,与废黜哈克木的阴谋有牵连,都被逮捕,而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在新穆斯林居住区里,暴动接二连三的发生,最后是814年发生了一次由一位柏柏尔族的教律学家领导的大暴动。哈克木被暴怒的群众围困在宫殿里,但是,他的骑兵终于成功地平定了这次叛乱。南郊遭到残酷的处置。三百个首领,被倒钉在十字架上处死了。全体居民奉令,在三天之内,全部离开西班牙,居民区被夷为平地。不准任何人再在那个地区建筑房屋。八千户人家,在摩洛哥,特别是在法斯城(Fās,即Fez),找到了避难所,当时,阿里的苗裔易德里斯二世,正在将法斯城建为新都。其他的一万五千人口,在亚历山大港登陆。这些难民在这个港口城市安居乐业,直到827年,他们才在哈里发麦蒙的一位将军的威逼下逃走了。他们选择克里特岛做自己的新居,那时候克里特岛的一部分仍属拜占廷帝国。他们征服了全岛,他们的领袖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王朝,直到961年,希腊人收复这个岛的时候,那个王朝才灭亡了。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西班牙的穆斯林,是阿拉伯人无法估价的同盟者,他们甘心被利用来反对自己以前的同教人。阿木鲁斯·伊本·优素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807年,哈克木任命他为托莱多的长官,托莱多这座骄傲的“王城”,在被征服的土著的眼中,无论从政治方面和宗教方面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城市。在穆斯林的奴役下,托莱多从来没有安定过;无论已改奉伊斯兰教的人和仍旧信奉基督教的人,都在长期的叛乱中。阿木鲁斯依照哈克木的示意,举行大宴会,招待来托莱多访问的十四岁的王储阿卜杜勒·赖哈曼,他把托莱多的好几百位知名人士邀来作陪。在他新建的城堡的院子里,有一条长形的濠沟,那是取土建筑那座要塞时遗留下来的。阿木鲁斯此时把刽子手布置在濠沟畔上。每个客人走进院子,大刀就落在他的脖子上。尸体被抛进濠沟。自“濠沟的屠杀”之后,动乱的托莱多有几年平静无事。但是,梅里达等城市,仍然在动乱中,直到阿卜杜勒·赖哈曼二世登位后才太平了,他是伍麦叶人西班牙的一位精力旺盛的艺术家,又是一位音乐和天文学的庇护者。

阿卜杜勒·赖哈曼二世(822—852年),后来被称为奥赛特(al-Awsa),作为一位艾米尔,受四个人物的影响:一个妇人、一个宦官、一个教义学家、一个歌唱家。那个妇人是他的宠妻泰鲁卜王后,她是一个无比的阴谋家。那个宦官是他的天才的奴隶奈斯尔,他的侍从长,一个西班牙人的儿子,又是王后的宠臣。那个教义学家不是别人,正是科尔多瓦暴乱的柏柏尔族的头子叶哈雅·伊本·叶哈雅(849年卒),他是麦斯木达部族人,是马立克派的教律学者,他把巴格达的马立克学派传入西班牙。这个学派就在西班牙生根发芽,以致人民这样说:“除了真主的经典和马立克的《圣训易读》外,我们不知道其他的著作。”那个歌唱家是一一个波斯的男高音歌手齐尔雅卜,他是从巴格达来的。

齐尔雅卜是那些在哈伦·赖世德及其子孙的宫廷中生活过的音乐家之一,他不仅是一位著名的艺术家,而且是一位科学家和文学家。因此,他遭受摩苏尔人易司哈格的嫉妒,易司哈格是他的师傅,与他齐名。他受到师傅的排斥,先逃到西北非洲,然后应阿卜杜勒·赖哈曼的聘请,来到西班牙。阿卜杜勒·赖哈曼一心要把科尔多瓦变成第二个巴格达,他维持一个豪华的宫廷,他仿效哈伦无节制的浪费,822年,他亲身骑马,到首都郊外去欢迎这位青年的乐师。齐尔雅卜跟他新的庇护者极亲密地生活在一起,他得到的年金是三千第纳尔,还有在科尔多瓦的一处房地产,价值四万第纳尔。不久他就压倒本地所有的音乐家。此外,他还知道一万个歌曲的歌词和歌谱,他象其他的音乐家一样,相信那是精灵在夜间传授他的。齐尔雅卜以诗人、天文学家和地理学家的身分,大出风头。更重要的是,他证明自己是这样的漂亮、幽默、风趣,以致不久就变成当代时髦人士中最有名气的人物,甚至变成了时装的评判员。从前,男人的头发留得老长,在脑门前分开,披在肩上,现在修剪成刘海,垂在眉毛上边;从前用金属杯子喝水,现在改用玻璃杯;从前石刀柏一类的蔬菜是不常见的,现在变成受人欢迎的菜了——所有这些都是以齐尔雅卜为榜样的。

阿卜杜勒·赖哈曼在位的晚年,征服者的语言、文学、宗教以及包括闺房制度的一切典章、制度的魅力,已经强大到这样的程度,以致都会里有大量的基督教徒,虽然没有真正伊斯兰化,但是早已阿拉伯化了。他们在阿拉伯文明的魅力面前眼花缭乱,而且知道自己无论在艺术、诗歌、哲学、科学方面,都是不如人的,因此,很快就模仿起阿拉伯人的生活方式来了。这些仿效者,人数很多,他们自己已经构成一个社会阶级,而且获得“穆扎赖卜”(Mazara-bs)的绰号。我们要记住,西班牙是欧洲各国中基督化最晚的,在穆斯林征服西班牙的时候,有些乡村地区还没有信奉基督教,而且西哥特的阿里乌斯教,在基督论方面,跟穆斯林的教义是一致的。科尔多瓦一位当代的基督教作家,对这个事实表示惋惜:基督教中的俗人,鄙弃拉丁神父的著作;而“醉心于阿拉伯人的辞章”。远在724年前后,塞维利亚的主教约翰,据说已准备了《圣经》的阿拉伯语校订本,以便利阿拉伯化的基督教徒和摩尔人诵习。

为了对抗这种阿拉伯化的倾向,有一种奇怪的运动,现在在科尔多瓦基督教的热心人中间展开了,结果是几个男人和女人甘愿牺牲自己。这个运动的领导人物,是一个苦行的神父,叫做攸罗吉阿斯,支持者是他的富裕的朋友和后来给他作传记的阿尔瓦罗。促成这个运动的事件,是在850年开斋节日处死科尔多瓦的另一个神父,他的名字叫卑尔菲克塔斯,他曾诽谤穆罕默德,而且辱骂伊斯兰教。在科尔多瓦主教的率领下,老百姓很快就宣布卑尔菲克塔斯为圣徒,说他有种种奇迹;因为在他被斩之前,他曾正确地预言,执行死刑的宦官、侍从长奈斯尔将立即死亡。奈斯尔似乎是参加了王后泰鲁卜毒杀亲夫的阴谋;泰鲁卜的动机是要保证她所生的儿子阿卜杜拉能代替太子穆罕默德继承王位,穆罕默德是另外一个王后所生的儿子,是阿卜杜勒·赖哈曼四十五个儿子中年龄最长的,故立为太子。阿卜杜勒·赖哈曼已经听到这个阴谋的风声,因此,当奈斯尔拿着一个药瓶到他面前来,告诉他瓶里装着奇妙的良药的时候,国王就命令他自己先尝一尝。

在卑尔菲克塔斯的插曲之后不久,一个名叫以撒的僧侣,以愿意改奉伊斯兰教为名,出现在嘎迪(qādi,法官)的面前,对穆罕默德进行种种咒骂。他象卑尔菲克塔斯一样被斩首了,而且立即变成了圣徒。现在竞赛开始了。僧俗人等故意辱骂伊斯兰教,他们的意愿就是要接受无可避免的刑罚,他们清楚地知道,象这样一种犯罪的行为,必然要受到处分的。不到两个月的工夫,就有十一个人“牺牲”了。

由于阿卜杜勒·赖哈曼的敦促,主教们勉强地举行了一次宗教会议(攸罗吉阿斯对于此次会议曾提出抗议),会议决定,禁止基督教徒此后再希望得到这种神圣的死亡。但是,这个禁令是无效的。最后轮到一个年轻而美丽的姑娘,芙罗拉,她是攸罗吉阿斯的信徒,她的母亲是基督教徒,父亲是穆斯林。她还有一个同伴,一个年轻的修女玛丽,她哥哥是一个被处死的僧侣。芙罗拉屈服于辱骂先知的诱惑,但是,一位仁慈的嘎迪只把她收监。攸罗吉阿斯也被收监,他对芙罗拉怀有纯洁无疵的爱情,在监狱中他用尽了各种花言巧语,去鼓励他所爱的这个姑娘和她的女伴,抛弃她们对牺牲的犹豫不决的态度,而毅然决然地走上断头台。这两个自封的女殉教者,没有撤回自己的主张,于851年11月24日,被处以极刑。这种歇斯底里式的自我牺牲的风潮,一直没有平息下来,直到身任科尔多瓦主教的攸罗吉阿斯本人,于859年被穆罕默德一世(852—886年)处死以后才结束了,穆罕默德一世的政策是严厉镇压,毫不姑息。在这次风潮中牺牲的人,总计约有四十四个。

还有别的种种变乱正在酝酿之中,这些变乱虽然没有这样狂热,性质却是更严重的。首先是穆罕默德一世和他的两个儿子和继任者孟迪尔(886—888年)和阿卜杜拉(888—912年),都不能表现出伍麦叶王朝的宽容和魄力的优良传统。当时还有王位继承问题引起的通常的纠纷,依照穆斯林王朝的习惯,王室中年龄最长或能力最强者,最为合格。孟迪尔在位两年多就被毒杀了,他的继任者嗾使外科医生,用有毒的刺血针给他放血,以致他因中毒而丧命。在那期间,全国各地不断发生穆瓦莱敦人和穆扎赖卜人的叛变,有几个地方政府,脱离中央而独立,由柏柏尔或西班牙穆斯林统治。新穆斯林发起的分裂主义运动,到十世纪初为止,一直引起伍麦叶王朝各艾米尔的注意,那些运动发生在理论上隶属于科尔多瓦的各省区,发起人是以民族斗士的姿态出现的。

在南方,山国勒佐,以阿尔奇多那为首都,于873年与穆罕默德一世建立条约的关系,实际上穆罕默德一世承认了它的独立主权,只不过它每年要缴纳贡税罢了。勒佐的土著,大半是伊斯兰化的西班牙人。在北方的边疆上,独立的阿拉贡,于九世纪中叶,并吞了萨拉戈萨、图德拉和其他重要的边区城市,统治阿拉贡的贝尼·盖西人是一个古老的西哥特家族,早已改奉伊斯兰教了。他们和西方的邻居莱昂诸王有同盟关系。托莱多是一个动乱多太平少的城市,在这个城市四周的地区中,柏柏尔族的贝尼·左农人,统率着一些匪帮,到处杀人放火。塞维利亚在西哥特人统治时代是罗马文化主要的中心,居民大半是罗马人和西哥特人的子孙,在这座城里,贝尼·哈查智人是最强大的。塞维利亚及其周围的这些统治者,在母系方面是威帖萨和一个阿拉伯妻子的孙女儿萨赖的后裔。史学家伊本·孤帖叶(一个西哥特妇女的儿子)也是萨赖的后裔。在西南部加利西亚,梅里达和巴达霍斯的一个大胆的叛教者,名叫阿卜杜勒·赖哈曼·伊本·麦尔旺·吉利基,建立了一个侯领,得到一切反对阿拉伯政府的起义者的天然盟友莱昂王阿尔封索三世的援助。他遍地散播恐怖。在穆罕默德一世在位的末期,在半岛的西南部,现在葡萄牙的阿尔加维省,另外一个叛教者自立为王。在木尔西亚(Murcia,即阿拉伯语的Mur siyah)的西南,另外一个叛教者,摆脱了阿拉伯人的宗主权。但是,在所有这些反叛者中,一个名叫欧麦尔·伊本·哈弗逊的,是最危险、最难和解的。

欧麦尔是一个穆斯林,一个西哥特伯爵的后裔。880年前后,他的有声有色的经历开始了,他变成一个匪帮的组织者,以波巴斯特罗山上的一个旧要塞为大本营。欧麦尔曾一度在科尔多瓦皇家军队里服兵役,在埃尔维拉(Elvira,即阿拉伯语的Ilbīrah)山区人民的支持下,一跃而为南部西班牙反抗穆斯林统治运动的领袖。穆罕默德一世、孟迪尔、阿卜杜拉三位艾米尔都曾注意到他的反叛。在南方的基督教徒和不满分子看来,欧麦尔是一个长期受压抑的民族的斗士。在阿拉伯人看来,他却是一个“讨厌鬼”和“流氓”。经过许许多多坎坷之后,他终于使科尔多瓦陷于孤立,而且与阿拔斯王朝以及非洲的统治者艾格莱卜人开始了谈判,愿意接受任命,做西班牙的长官。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失败了,他于899年宣布信仰他祖先的宗教,那是他长期隐藏在心里的信仰,他采取了撒母耳做他的洗礼名。撒母耳再三再四地震撼了伍麦叶王朝宝座的基础。阿卜杜勒·赖哈曼一世的继任者的政权,陷于危险的境地,迫切地需要一个中兴之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FMchannel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fmchl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9026156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62908789@qq.com

不闲聊哦。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