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channel 世界那么大 阿拉伯世界-43

阿拉伯世界-43

第四十二章  在西西里岛

穆斯林对西西里岛(阿拉伯语叫西基利叶岛)的征服,乃是阿拉伯人涌入北非和西班牙的浪潮的余波。九世纪时,向这座岛屿和中欧扩张领土的领袖们,是盖赖旺的艾格莱卜人;但是,远在九世纪以前,就有个别的穆斯林冒险家、军事冒险家和海盗入侵这些地方。实际上,远在652年,即阿拉伯人在亚历山大港歼灭拜占廷的海军舰队,并夺得海上霸权的那一年,穆阿威叶的一位将军早已向拜占廷的西西里岛进行初次攻击了。穆斯林们初次袭击锡腊库扎(阿拉伯语叫塞拉孤撒)的时候,劫掠到大批的妇女、教堂的财宝和其他有价值的战利品,这是他们在七世纪后半叶屡次进攻这个岛屿的诱因。在八世纪时候,从北非和穆斯林的西班牙出发的阿拉伯海盔,开始不断袭扰北方和东方的各岛屿,而把西西里岛、科西嘉岛和撒丁岛的居民都吓呆了。海上掠夺和捉拿商船,在那个时代,被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同样认为是谋生的合法行为,这一点是应该记住的。在这些早期的袭击中,并无什么有计划的政策。

但是,强大的艾格莱卜国家在九世纪的第一年建立于盖赖旺,这一事实使局势大为改观。锡腊库扎人民反抗拜占廷省长的起义将领,于827年向艾格莱卜国家求援,这就提供了进攻这个岛屿的适时的口实。艾格莱卜王朝的第三位统治者齐雅德特·阿拉一世(817—838年在位)立即派出大船七十艘,载运约一万名战士和七百匹战马,由他的大臣兼法官,七十岁高龄的艾赛德·伊本·佛拉特率领。真正的征服开始了。非洲的军队在马萨拉登陆,向锡腊库扎挺进。鼠疫在阿拉伯人的兵营中蔓延,艾赛德和大量的战士都染病死去。在获得从西班牙新派来的部队的增援之后,非洲军才于831年克服了巴勒莫(阿拉伯语叫白莱尔木,原来是腓尼基人的一个殖民地),在那里获得了一个有利于进一步征服的据点和新的省会所在地。约于843年,墨西拿陷落。约于878年,有坚固堡垒的锡腊库扎,经过九个月的围攻之后,被攻陷了,在艾格莱卜王朝的血腥统治者易卜拉欣二世(874—902年)的时代,这座城被摧毁了,他在位的末期并曾亲身来到西西里岛。在这里,他征服了埃特纳火山附近的地区,并于902年,摧毁了托尔米纳。易卜拉欣死于西西里岛,而且葬在那里。827年开始的征服西西里岛的工作,现在已经完成了。在后来的一百八十九年中,西西里岛在强横的阿拉伯族长的统治之下,整个的或者部分的岛屿,构成了阿拉伯世界的一个省区。

正如西班牙是向北进一步进行侵略和暂时的征服的基地那样,西西里岛变成了侵略意大利的基地。易卜拉欣二世于902年去世之前,曾跨过墨西拿海峡,把圣战带到了意大利的趾头卡拉布里亚,但是,他并不是踏上意大利土地的第一个阿拉伯入侵者。在巴勒莫陷落后不久,艾格莱卜王朝的将领们,就干涉过南部意大利互相对抗的伦巴底人的争执。当时意大利的后跟和趾头,都还在拜占廷皇帝的掌握之中。在那不勒斯于837年向阿拉伯人求援的时候,穆斯林们的杀声,就响彻了维苏威火山的斜坡,正如以前响彻西西里的埃特纳火山那样。大约过了四年,亚得里亚海西岸上的巴里又被攻下了,这座城在随后的三十年内,变成了主要的基地。大概在同一时期,胜利的穆斯林们,出现于威尼斯。846年,连罗马也受到阿拉伯舰队的威胁,这些舰队在奥斯蒂亚登了陆,未能侵入不朽都市罗马的城墙,只洗劫了梵蒂冈旁边的圣彼得大教堂和城墙外面的圣保罗大教堂,以及亵渎了教皇们的陵墓。三年之后,另一支穆斯林舰队,又到达奥斯蒂亚,但是,被大风浪和意大利海军摧毁了。根据拉斐尔的草图而创作的一张油画,描绘了这次海战和罗马化险为夷的情景。但是,穆斯林们这样牢固地占有意大利,以致教皇约翰八世(872—882年在位)为了慎重起见,还是缴纳了两年贡税。

艾格莱卜人并没有把他们的作战局限于意大利海岸。869年,他们攻克了马耳他岛。十世纪时候,海盗式的袭击,从意大利和西班牙向外面扩展,通过阿尔卑斯山各隘口,进入中欧。阿尔卑斯山上,现在还有几座要塞和城墙,据向导们对游客说,那就是萨拉森人(阿拉伯人)侵略中欧的遗迹。培得刻(Baedeker)所著《瑞士》一书中的瑞士地名,如介比(Gaby)、艾勒介比(Algaby,阿拉伯语al-jābi?,税务员)等,大概都是来源于阿拉伯语的。

871年,基督教徒收复了巴里,这标志着穆斯林对意大利和中欧的威胁开始结束。原来,巴里的将领们,竟自称素丹,不受巴勒莫的艾米尔的节制。拜占廷的皇帝巴齐尔一世,于880年,从穆斯林们的手里抢走了另一个重要的要塞塔兰托(即阿语的Tārant),过了几年之后,又从卡拉布里亚赶走了留下的最后一批阿拉伯人。二百五十年前,从辽远的阿拉比亚开始的土地扩张运动的最后阶段,就这样结束了。现在,还有些“萨拉森了望塔”仍然点缀着那不勒斯以南无比清秀的海岸线,当年,每当阿拉伯舰队从西西里岛或非洲开来的时候,就是从这些塔上发布警报的。

西西里岛的艾米尔,原来是由盖赖旺的艾格莱卜王朝任命的。新的、更强大的法帖梅哈里发帝国,于909年灭亡了艾格莱卜王朝,西西里岛就并入这个帝国的版图,这个新帝国是欧贝杜拉·麦海迪建立于北非洲的。但是,四年之后,在艾哈迈德(912—916年)统治下的西西里岛穆斯林,宣布独立,并且在星期五的聚礼仪式上替法帖梅人的敌人,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穆格台迪尔祝福。917年,为自己的柏柏尔部队所抛弃的艾米尔艾哈迈德,由麦海迪下令处死,西西里岛复归于法帖梅帝国的版图。法帖梅人的舰队以这个海岛为根据地,而进行其掠夺性的袭击,远至热那亚,这座城市于934或935年曾遭到洗劫。

西西里岛的内部形势,是很难令人满意的。在穆斯林居民中的西班牙人和非洲人之间,经常发生摩擦,而由于宿怨的存在,就使这种摩擦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所谓宿怨,就是在南方阿拉比亚人,即也门人(包括凯勒卜人在内)和北方阿拉比亚人之间存在着由来已久的分歧,这种分歧不断引起无穷的争端。法帖梅王朝的第三位哈里发曼苏尔曾于948年任命凯勒卜部族的哈桑·伊本·阿里(965年卒)为西西里岛的长官,他奠定了一个带几分独立性的、稳定的政府的基础。在他和他的继任者,凯勒卜王朝的统治下,阿拉伯文化的种子,在这个操多种语言的海岛上获得了发芽的机会。在哈桑的后裔,艾卜勒·福图哈·优素福·伊本·阿卜杜拉在位的短短的九年期间(989—998年),穆斯林的西西里岛达到了极盛时代。

凯勒卜部族的艾米尔们居住在舒适的宫殿里,而且在他们繁荣的城市里保持了开明的朝廷。东方的地理学家和旅行家伊本·郝盖勒(活动于943—977年),关于他们的首都巴勒莫的描写是最古的,而且还是一个穆斯林的见证人唯一的报告,据他说,他曾在那个首都发现一百五十个肉铺和令人难以置信的三百座清真寺。在星期五举行聚礼的清真大寺里,他数一数参加礼拜的人,共计三十六排,每排约计二百人,合计七千多人。他统计小学教师的名额是三百多人,在居民看来,他们都是最虔诚、最优秀、最杰出的公民,“尽管小学教师是以冬烘著称的”。

内战和拜占廷的干涉,造成了凯勒卜政权的灭亡,而为诺曼人征服这个海岛铺平了道路。诺曼人征服的过程,在开始,是高维尔人唐克雷德的儿子吉尔伯爵于1060年夺取了墨西拿,高潮是1071年夺取了巴勒莫,以及1085年夺取了锡腊库扎,而到1091年征服就完毕了。1090年,马耳他岛被罗吉尔占领。诺曼人因为在意大利本部建立了强大的国家,已经很有力量了,这时他们又稳稳地控制了这块新征服的领土。

在诺曼人的统治下,西西里岛经历过一种有趣味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混合文化的开花期。在阿拉伯人统治的时代,混合着希腊和罗马文化宝贵遗产的东方文化潮流,涌进这个富有过去各种文明的海岛上来。这种东方文化,在诺曼人统治时代已经成形,而且使诺曼文化具有了显著的特征。以前,阿拉伯人热中于战争和争吵,顾不得发展各种和平的美术。但是,他们的天才,现在开花结果了,这表现为一种阿拉伯—诺曼的艺术和文化的欣欣向荣。

罗吉尔一世(1101年卒),虽然是一个没有教养的基督教徒,但是,他的步兵大部分是从穆斯林中召募来的,他保护阿拉伯的学问。他的左右,尽是东方的哲学家、占星学家和医学家,他给非基督教徒举行宗教仪式的充分自由。只有诗人阿卜杜勒·哲巴尔·伊本·哈木迪斯(约于1055—1132年)是例外。他生于锡腊库扎,在诺曼人征服这个海岛时,他回到穆耳台米德王朝在西班牙的宫廷去了。总之,罗吉尔保持了从前的行政体系,甚至留用了高级的穆斯林官吏。他在巴勒莫的宫廷,东方色彩多于西方色彩。西西里岛是一个基督教王国,但是,穆斯林们却担任着一些最高级的官职,这种奇特的现象,经过一百多年才消失。

在这一百年期间,西西里的商业大半是在穆斯林商人的手里,农业在阿拉伯农民的手中继续得到发展,这里的阿拉伯农民,象西班牙的阿拉伯农民那样,知道怎样使土地丰产。甘蔗、枣椰、棉花、油橄榄、柑橘、桑树,以及其他植物和果树,都是阿拉伯人传入的。养蚕业是1147年以后,由诺曼人创立的。据伊本·郝盖勒的记载,这里所产的纸草,质量很高,只有埃及纸草可以比拟,现在这种纸草比以前种植得更多了。纸草的纤维可以用来制造船舶所需的绳索。伊本·祝伯尔于1184年访问这个海岛时,深深地被这里的肥沃、富饶和宽裕所感动。他特别注意到葡萄和其他的果木种植得分列成行,整齐美观。

写在纸上的最古的欧洲文献,是用希腊语和阿拉伯语写成的,那是罗吉尔一世的妻子所颁布的命令,时间很可能是1109年;但是,假定写这道命令用的纸张是西西里的阿拉伯人输入的,那是更合理的。我们现有的最早的钱币,是从国王罗吉尔二世时代流传下来的,钱币上铸着的阿拉伯数字是“1138年”,还铸着阿拉伯文字。

西西里岛的阿拉伯化开始于罗吉尔一世。在他儿子和继任者罗吉尔二世(1130—1154年)和弗雷德里克二世的时候,达于极点。罗吉尔二世打扮成一个穆斯林的样子,评论者称他为“半个外道的国王”。他的长袍上绣着阿拉伯文字的装饰。甚至在他的孙子威廉二世(1166—1189年)在位的时代,伊本·祝拜尔还看见巴勒莫的基督教妇女,穿着穆斯林妇女的服装。罗吉尔二世在他的首都巴勒莫建筑了一所礼拜堂,天花板的圆形装饰上刻着库法体阿拉伯语的浮雕。毫无疑问,这所礼拜堂和西西里其他的纪念性建筑物都是阿拉伯的技术工人建造的。有几件象牙雕刻品,如一个首饰盒和一条牧杖,现在收藏在梵蒂冈的天主教博物馆和其他的博物馆里,它们是这个时代西西里阿拉伯工艺的典型。罗吉尔的舰队把西西里提高到地中海主要海军强国的地位,建造和指挥这只舰队的军官当中最伟大的是安提俄克人佐治(即朱尔吉,Jurji),他是一个希腊人,从前曾为非洲麦海迪叶的穆斯林国王服务。西西里王国最高的官职是首相(ammiratus ammiratorum即amīr al-umarā’)。

为罗吉尔二世的宫廷增光的主要人物,是易德里西,他是中世纪最驰名的地理学家和制图家。他于1100年生于休达,父母是西班牙的阿拉伯人,他的全名是艾卜·阿卜杜拉·穆罕默德·伊本·穆罕默德·易德里西(于1166年卒),他毕生在罗吉尔二世的庇护下,在巴勒莫工作。他题赠罗吉尔的著作(Kitāb Rujār)的书名是《云游者的娱乐》(Nuzhat al-Mushtāq fi Ikhtirāq al-fāq),这部书不但总结了托勒密和麦斯欧迪等前辈著作中的主要内容,而且主要还是根据派往各地实测者的新颖报告而写成的。在资料的批判性的校勘工作中,易德里西具有特别远大的眼光,并且能够理解地球浑圆等基本事实。除这部纪念碑式的著作外,易德里西还替他的诺曼的庇护者,用银子制造了一个天球仪和一张盘子形的世界地图。

“西西里岛的两位受洗的素丹”中的第一位是罗吉尔二世,第二位是他的孙子荷恩斯道芬人弗雷德里克二世(1215—1250年),他同时统治西西里岛和德国,在1220年后,他还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称号,1225年与耶路撒冷的女继任者布利恩人伊莎贝尔结婚后,他又变成了耶路撒冷的国王。因此,弗雷德里克皇帝是基督教世界最高的民政当局。他结婚后三年,曾举行一次十字军战役,结果使他得到了更多的穆斯林观念。

弗雷德里克保持一群妻妾,无论在私人习惯方面或公务生活方面,他都是半个东方人。在他的宫廷里,有从叙利亚和巴格达聘请来的一些哲学家,他们蓄着长胡须,穿着长袍子;有从东方物色来的舞女;还有从东西两方来的犹太人。他依靠政治关系和贸易关系,特别是与埃及艾优卜王朝素丹的关系,来维持他对于伊斯兰教世界的兴趣。弗雷德里克接受了萨拉哈丁的侄子卡米勒·穆罕默德素丹(1218—1238年)所赠的一只长颈鹿,那是在中世纪欧洲出现的第一只长颈鹿。他把这只长颈鹿和几头骆驼一起放在他的巡回动物园中,他到欧洲各地视察的时候,这个巡回动物园也都随着他去。他还从埃及聘请了几位专家,试验用太阳热孵化鸵鸟蛋。1232年,他从艾优卜王朝的另一位素丹,大马士革人艾什赖弗那里接受了一座奇妙的假天馆,里面有太阳和太阴的形象,能依照指定的转数报告时刻。这位皇帝曾回赠一只白熊和一只白孔雀。这两件礼物使大马士革人吃惊,正如从埃及送去的怪兽曾使他们西西里的同时代人吃惊那样。弗雷德里克曾向其他的穆斯林统治者以及这位卡米勒素丹,提出数学上和哲学上的难题,一方面是想增加知识,一方面是想给人为难,那些难题都由一位埃及学者成功地解决了。还有一些几何学上和天文学上的问题,包括弓形求方问题,是在毛绥勒(摩苏尔)得到解答的。同一的征询意见表,还向伊本·赛卜耳因提出过(见本书第587页)。

弗雷德里克从叙利亚聘请了一批熟练的放鹰者,他观察他们训练鹰的方法,还教他们把鹰的眼睛缝起来,看它能不能凭着嗅觉找到食物。他有一个翻译兼钦天监,名叫西奥多,他是安提俄克的一性派基督教徒,弗雷德里克叫他翻译了一篇阿拉伯语关于养鹰的论文。这篇译文和另一篇从波斯语译成的文章在一起,成为弗雷德里克关于养鹰的著作的基础,这部著作是第一部现代博物学书。西奥多还替这位皇帝翻译了一篇关于卫生学的论文,原文是假借亚里士多德的名义用阿拉伯语写成的《秘学玄旨》(Sirr al-Asrār)。在西奥多之前担任钦天监的,是迈克尔·斯科特,自1220年到1236年,他一直在西西里和意大利代表穆斯林西班牙的学术。斯科特曾为这位皇帝用拉丁语翻译阿拉伯语本的亚里士多德生物学和动物学著作的提要,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动物学》(Deanimalibus)(附伊本·西那的注释),这部书是他题赠自己的庇护人的,拉丁语的书名是Abbreviatio  Avicenne。

弗雷德里克的宫廷所特有的这种调查、实验、研究的精神,几乎是现代的精神,这种精神标志着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开始。意大利的诗歌、文学、音乐等,在普罗旺斯和阿拉伯的影响下,开始欣欣向荣。用本国语言创作诗歌,显然是仿效阿拉伯的诗人和歌唱家,而意大利早期的流行诗歌,如狂欢节的歌曲和民谣等所用的韵律,与安达卢西亚民歌的韵律,基本上是相同的。Stanza(房,室,诗的节)显然是阿拉伯语bayt(房屋,诗的节)的意译。但是,弗雷德里克最大的、无比的功绩,是1224年创办了那不勒斯大学,这是欧洲第一所敕建的大学。这所大学的图书馆,收藏了大批的阿拉伯语写本。亚里士多德和伊本·鲁世德的著作,奉他的敕令译成拉丁语后,作为大学的教科书;这些译文的副本,寄到巴黎大学和波洛尼亚大学去。那不勒斯大学的毕业生当中,有托马斯·阿奎那。在十四世纪和随后的几个世纪中,欧洲的许多大学,包括牛津大学和巴黎大学,都教授阿拉伯语言,但那是由于完全不同的动机,主要是培养传教士,派到穆斯林国家去宣传基督教。

西西里岛位于两种文化地区的交点上,因此,特别适于充当传播古代学术和中世纪学术的媒介。西西里岛的居民包括两种成分,一种是说希腊语的,一种是说阿拉伯语的,还有些学者懂拉丁语。这三种语言,都通用于官厅的注册和皇帝的敕书,而且通行于巴勒莫的会说几种语言的老百姓中间。托勒密的《天文大集》第一次从希腊语直接译成拉丁语,就是1160年在西西里岛完成的,参加翻译工作的有会说希腊话的西西里的巴勒莫人尤金,外号艾米尔(Amīr)。尤金活动于罗吉尔二世及其继任者威廉一世的时代,他兼通阿拉伯语和拉丁语。他将《光学书》(Optica)从阿拉伯语译成拉丁语,据说这本书是托勒密的著作,希腊语的原本已经失传了。他还帮助别人把阿拉伯语的《凯利莱和迪木奈》译成拉丁语。在威廉的统治时代,不仅奖励翻译阿拉伯语的名著,而且奖励翻译希腊语的原本。

在翻译工作中,西西里岛的犹太人象西班牙的犹太人一样作出过贡献。把拉齐所著的百科全书式的医书译成拉丁语的工作,是由西西里岛的犹太医生法赖吉·本·萨林于1279年在安朱的查尔斯一世的赞助下完成的,在后来的几个世纪期间,由许多写本传布到各方去。这是在西西里岛译成拉丁语的唯一的一部重要的医学书,因为在西西里岛的翻译是以天文学和数学的名著为主的。有些希腊语和阿拉伯语的著作,虽然后来在托莱多重新翻译,而且译得更好,但是,西西里岛的贡献仍然有其根本的价值。

坐在西西里宝座上的诺曼诸王和他们的继任者,不仅占据了这个海岛,而且占据了南部意大利,因此,他们提供了一座桥梁,让穆斯林文化的各种不同的因素,传入半岛和中欧。在十世纪中叶,阿拉伯学术的痕迹,在阿尔卑斯山以北,已经显而易见了。但丁关于来世的观念,也许不是从某一部阿拉伯语原作抄袭来的,但是,那些观念显然是渊源于东方的,尽管他取材于欧洲的民间传说。东方文化通过各种途径,而深入西方,在艺术的领域如此,在科学和文学的领域亦复如此。文艺复兴时代设计的钟塔,似乎就是脱胎于北非的,特别是埃及的方形尖塔。在西西里和南部半岛归基督教徒统治以后很长的时期内,穆斯林的技工和艺术家,继续活动,这可以用巴拉泰恩教堂里的镶嵌细工和铭刻加以证明。穆斯林的统治者在巴勒莫的皇宫里创办的著名纺织厂,用绣着阿拉伯文字的礼服,供应欧洲各王室。意大利的第一批纺织工人,是从西西里获得他们的技术知识和设计样本的。十三世纪初,丝织业已经变成了意大利好几座城市主要的工业,这些城市仿造西西里织品,然后把那些织品输出到欧洲各地区。象在巴勒莫和加的斯一样,在威尼斯、弗拉拉和比萨等地,东方技工也训练当地人,同他们一道合作。对于东方织品的需要是如此之大,以致有一个时期,一个欧洲人,如果不是至少有一套东方服装,就会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衣冠齐楚。

在十五世纪期间,富裕的威尼斯,在艺术方面,积极地采取穆斯林的形式,并加以传播,这时在意大利作坊里装订的书籍,也就开始采用了东方的装帧。阿拉伯式装订的各种特点,包括连接在书皮上,可以折迭起来保护巨帙前部的口盖,都出现在基督教的书籍上。在意大利各城市里,人们还跟东方的技工学到装订压型和装潢皮书面的各种新方法。威尼斯还是另一种工业的发源地,这种工业就是在黄铜器上镶嵌黄金、白银、红铜等,十二世纪时,这种工艺主要兴盛于伊拉克的毛绥勒(摩苏尔)。

总之,在传播穆斯林文化上,西西里的重要地位,仅次于西班牙,而高于十字军战争期间的叙利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FMchannel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fmchl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9026156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62908789@qq.com

不闲聊哦。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