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channel 世界那么大 阿拉伯世界-50

阿拉伯世界-50

第四十九章  麦木鲁克王朝的终局

伯海里系的麦木鲁克人都是突厥人,而布尔吉系的麦木鲁克人却是塞加西亚人,只有两个例外,一个是胡什盖德木(1461—1467年),一个是帖木儿不花(1467年),他们两个是希腊人。布尔吉系比伯海里系还要更加反对世袭王位的制度;素丹只是同辈人的第一人,实权是在军事寡头集团的手中。布尔吉系的二十三位素丹,在位的年代总计一百三十四年(1382—1517年),其中九人共在位一百二十四年。这九位素丹是贝尔孤格、法赖吉、穆艾叶德·舍赫、白尔斯贝、哲格麦格、伊那勒、胡什盖德木、嘎伊特贝、干骚·奥里。其余的十四人,几乎完全是不重要的,在1421年一年之内就有三位素丹上台下台。嘎伊特贝的统治,自1468年起到1495年止,不仅时间最长,从某些方面看来,也是最重要和最成功的。

这个新政权在不断地进行迫害前朝皇室的阴谋、暗杀和掠夺。实际上,这个朝代是叙利亚—埃及编年史上最黑暗的时代。在素丹当中,有几个是背信弃义的、残忍的,有几个是无能的,甚至是堕落的,大多数都是无教养的。穆艾叶德·舍赫(1412—1421年)是一个醉汉,是贝尔孤格从一个塞加西亚的商人那里买来的。他犯过一些最恶劣的罪行。这些素丹当中,只有贝尔孤格的父亲是一个穆斯林。白尔斯贝(1422—1438年)原是贝尔孤格的一名奴隶,连阿拉伯语也不熟悉。他害了致命的病症,他的两位御医治不好,他就把他们的头砍了。伊那勒(1453—1460年)也是贝尔孤格的一个奴隶,他是一个文盲。与他同时代的史学家伊本·台格利·比尔迪认为,伊那勒朗诵《古兰经》第一章都要发生错误。他在公文上签署的名字,是按照一位秘书的笔迹描下来的。他有嗜好男风的嫌疑,拜伯尔斯和其他的麦木鲁克也有同样的嫌疑。阿拔斯王朝声名狼藉的蓄养娈童的制度,在麦木鲁克人的统治下,又兴盛起来了。他的第三个继任者雅勒贝(1467年),不仅是一个无教养的,而且是一个疯子。嘎伊特贝(1468—1495年)是白尔斯贝用五十个第纳尔买来的,哲格麦格解放了他。炼金术士阿里·伊本·麦尔舒什,不能把铁渣变成黄金,嘎伊特贝就下令挖掉他的眼睛,割掉他的舌头。他还对谷物买卖征收重税,使老百姓的苦痛更加深重。

不仅素丹们是堕落的,他们的整个军事寡头集团,也或多或少都是腐化的。麦木鲁克王朝的许多长官和奴隶,组织了各种党派,互相仇视,互相倾轧,这些党派的起源就是贝尔孤格、法赖吉、舍赫、白尔斯贝等人的禁卫军。每个党派唯一的动机和愿望,就是攫取一切可能抓到的财富和权力。

由于素丹们执行自私的政策,王国恶劣的经济情况就更加恶化了。白尔斯贝曾禁止从印度输入各种香料,包括急需的胡椒,而他把所有的存货囤积起来,等涨价之后再卖给老百姓,因而大发横财。他还垄断了制糖业,甚至禁止人民在一定时期内种植甘蔗,以保证他自己获得格外的利润。在他的朝代里,又有一次周期性的瘟疫降临埃及和四邻的国家,蔗糖能治疗这种瘟疫,所以特别需要。这种传染病的破坏性虽然不象“黑死病”那样,但是,据说在三个月之内,仅仅首都的人口,就死亡三十万人之多。这位素丹认为瘟疫流行,是由于人民作恶多端,招致天谴,因此,就下令禁止妇女走出门外,并且命令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缴纳新的苛捐杂税,以赎罪戾。他还下令把非穆斯林的公务人员一律开除,而且要他们穿上特殊服装。他的几个前任和哲格麦格、胡什盖德木等人,也实行过这种歧视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的政策。伊那勒的几位前任,还铸造减色的银币,并且屡次变更贵金属的法定价格。

苛捐杂税,并不限于非穆斯林。国家没有正规的赋税制度,素丹们为了东征西讨、维持奢侈的宫廷、建立纪念性的建筑物等等需要,只好向老百姓横征暴敛,向政府官员敲榨勒索,这些官员也都是贪污起家的。尼罗河三角洲和东部沙漠里的劫掠成性的贝杜因人,屡次袭击定居在狭长河谷里的农业居民,并且大事破坏。蝗虫象周期性的瘟疫一样,定期降临。饥荒几乎变成了这个国家的慢性病,而在瘟疫流行,发生干旱(因尼罗河水位下降造成)的年份里,饥荒更加严重。在法赖吉和舍赫两人统治的时代,饥荒特别普遍。麦木鲁克王朝时代,叙利亚和埃及的人口,估计减少了三分之二。

在这个时代的末期,某些国际因素,增加了这个国家的贫困和苦痛。1498年,葡萄牙航海家瓦斯科·德·迦玛发现了绕道好望角的海道。在叙利亚—埃及王国的历史上,这是一件极重要的事件。不仅红海和印度洋里的穆斯林船只,开始经常遭受葡萄牙和其他欧洲舰队的攻击,而且香料以及印度和阿拉比亚出产的其他热带物产的贸易,大部分也逐渐地不经过叙利亚和埃及的各港口了。因此,国家岁入的一个主要来源,就永远失去了。奥里的舰队在阿拉比亚沿岸与葡萄牙船屡次交战。他还威胁罗马教皇说,如果教皇不制止葡萄牙人,他就要把基督教的圣地摧毁,但是,他的威胁毫无效果。1500年,葡萄牙人在印度西海岸上的卡利卡特定居下来,十三年后,葡萄牙人的大将阿尔封索·阿布奎基炮轰了亚丁。

这整个时代中唯一可取之处——仿佛是用来弥补统治者的短处——是修建了许多建筑物,这些建筑物,直到今天还是穆斯林建筑学上突出的例证,如贝尔孤格的清真寺和陵庙,嘎伊特贝的清真寺和奥里的清真寺。嘎伊特贝的纪念性的清真寺,包括清真寺本部、一座陵墓、一个公共饮用喷泉和一所学校。清真寺的圆屋顶,除红白两色很调和外,还用迷人的传统叶饰和圆花饰网加以点缀。麦木鲁克王朝的这一建筑物和其他建筑物,都表现了叙利亚艾优卜学派所创立的阳刚之美的优良传统。

布尔吉系还继承了把精致的阿拉伯装饰应用于工艺品的传统。在工艺方面也像在建筑方面一样,自纳绥尔·伊本·盖拉温的时代以来,以嘎伊特贝的朝代最为丰富多采。

布尔吉系的麦木鲁克人,在对外关系方面,比较国内事务还要倒霉。远在他们的第一位素丹在位的末期,一个新的蒙古侵略者帖木儿(旭烈兀和成吉思汗的毫无愧色的继任者)的阴影,就在北方的地平线上阴森森地浮现出来了。在这整个时代里,地方长官领导的叛变,震动了叙利亚;有些叛变,是蒙古人煽动的。除帖木儿外,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敌人,现在已开始威胁这个王国,那就是安纳托利亚的奥斯曼人。

这个黑暗时代里唯一的一点光明,是白尔斯贝于1424—1426年征服了塞浦路斯。埃及人远征这个地中海海岛的目的,是要铲除海盗的根据地,那些海盗曾屡次劫掠叙利亚各港口。自1191年里夏尔一世占领塞浦路斯以来,这个海岛始终是在法兰克人的手中,起初为圣殿骑士团所据有,后来又为律星云家族所夺取。这个海岛原来是十字军强大的同盟,后来变成了对麦木鲁克王国的永久的威胁。1270年,拜伯尔斯初次企图对塞浦路斯人的经常性侵略加以惩罚,但是,他的舰队在利马索尔外面失事了。现在,白尔斯贝的强大的兵力,在夺取利马索尔后,挺进到拉纳卡,打败了律星云的军队,俘虏了贾纳斯王。这位国王和一千多名俘虏,带着沉重的镣铐,组成游行队伍,在开罗的大街上游行,然后被带到素丹的面前。这位国王在素丹的脚下,向地面接吻之后,昏晕过去,于是被抬到城堡里去。伊本·台格利·比尔迪,后来同这位被流放的国王会过一面,他为我们留下一个目击者的报告。后来经过威尼斯领事的调停,贾纳斯重登宝座,条件是拿出二十万第纳尔的赎金,并且保证以后每年缴纳两万第纳尔的贡税。罗德岛的圣约翰骑士团,过去曾与塞浦路斯人合作,进攻埃及沿岸,因此,自尔斯贝也和罗德岛缔结了和约。在整个布尔吉时代,塞浦路斯是所获得的唯一的一块领土,但是完全不足以补偿失去的领土。

瘸子帖木儿于1336年生于河外地,他的祖先曾任成吉思汗的儿子的大臣,但是,这个家族自称为成吉思汗的苗裔。给他作传记的伊本·阿拉伯沙是一位爱讽刺的文人,他说帖木儿是一个鞋匠的儿子,土匪出身,某次他去偷羊,腿被砍伤了,因此有了瘸子的绰号。1380年,帖木儿率领他的鞑靼游牧民群,开始了一长串的出征,征服了阿富汗、波斯、法里斯和库尔迪斯坦。1393年,他攻克了巴格达,在同年和次年内,他蹂躏了美索不达米亚。他在萨拉哈丁的故乡塔克里特,用牺牲者的头骨,建立了一个金字塔。1395年,他侵入钦察加汗国的领土,占领了莫斯科一半以上。三年后,他蹂躏了印度北部,屠杀德里居民八万人。贝尔孤格朝的末年,帖木儿曾派亲善使节团去访问麦木鲁克王国,贝尔孤格大胆地把使节团的人员处死了。

1400年,帖木儿象旋风似的袭击了叙利亚北部。阿勒颇城被任意抢劫三天。穆斯林居民二万多人的头骨,被用来筑成小山,高十骨尺,周围二十骨尺,脸面一律向外。这座城里努尔王朝和艾优卜王朝所建筑的许多极可贵的学校和清真寺,全被夷为平地,再没有重建。哈马、希姆斯和巴勒贝克,相继沦陷。在素丹法赖吉指挥下的埃及军队的先头部队被击溃了,大马士革被克服了(1401年2月)。正当这座城被劫掠之际,火灾爆发了。这个侵略者,

是名义上的穆斯林,具有十叶派的倾向,他强迫伊斯兰教的宗教学者们发表声明,承认他的行为是合乎教律的。伍麦叶清真寺被焚毁了,残留的只有墙壁。大马士革最优秀的学者、技术工人和艺术家,都被帖木儿征调到他的首都撒马尔罕,把伊斯兰教的科学和某些工艺移植到了那里,这些工艺从此不再出现于叙利亚的首都。伊本·台格利·比尔迪的父亲,曾任法赖吉的武侍卫长,他给我们遗留下一篇关于这次战役的生动的描写。伊本·赫勒敦曾随法赖吉从开罗到叙利亚去,并且率领大马士革代表团去跟帖木儿谈判和约。这个野蛮的侵略者,从大马士革匆匆忙忙地赶回巴格达,为被人杀害的他的几个官吏报仇,他用人头骨筑成了一百二十座碉堡,用来点缀巴格达城。

在随后的两年中,帖木儿侵略了小亚细亚,于1402年7月21日,在安卡拉粉碎了奥斯曼人的军队,并俘虏了素丹巴叶济德。他夺取了原首都布鲁撒和士麦拿。这位著名的战俘,在夜间带着锁链过夜,白天被装在囚笼里面,用两匹马驮运。伊本·阿拉伯沙对于阿拉伯语qafas(鸟笼)这个名词发生误解,以致编出一个故事,说巴叶济德被关在铁笼里。1404年,帖木儿在向中国进军的途中死去,这是对于埃及麦木鲁克人的解救。他的坟墓至今仍在撒马尔罕,可供凭吊。

帖木儿的儿子和继任者沙鲁赫(1404—1447年)用气愤的语气写信给白尔斯贝,要求有权利把珍贵的帷幕挂在克而白天房上,以实践他的誓约。这是麦木鲁克人以伊斯兰教世界的领导君主身分保有的特权。白尔斯贝和他的四大法学派的法官们商量之后,巧妙地答复沙鲁赫说,他只要用金钱去赈济麦加的贫民,也就算履行他的誓约了。沙鲁赫又派一位使节,带着一件礼服去,命令白尔斯贝接受那件礼服,作为授爵(册封)的仪式,但是,白尔斯贝把那件礼服撕得粉碎,并且下令鞭打使节,然后把他倒竖在池塘中,加以凌辱。这发生在一个严寒冬天的日子,伊本·台格利·比尔迪亲眼看见这个场面。沙鲁赫死后,帖木儿王朝把所有的精力都耗费在内部的倾轧上,从而鼓励了波斯拉法威王朝的崛起和奥斯曼帝国的重新缔造。

前面已经讲过,奥斯曼土耳其人发源于蒙古利亚,后来在中亚细亚与伊朗各部族相混合,然后向小亚细亚迁移,在那里逐渐地取代和同化了与他们同血统的塞尔柱克人,在十四世纪初期建立了一个王国,终于取代了拜占廷帝国和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奥斯曼(1299—1326年)是这个王朝的奠基人,因此成为名祖者,奥斯曼帝国的名称,由此而来,巴叶济德一世(1389—1402年)是他的曾孙。这个王国的版图,自叙利亚的北部国境延伸到多瑙河,在巴叶济德在位时,亚洲的部分完全丧失了。但是,巴叶济德的儿子穆罕默德一世(1402—1421年)以欧洲的部分为根据地,在十年之间基本上光复了全部领土。在穆罕默德的曾孙巴叶济德二世(1481—1512年)时,埃及素丹们面临着严重的奥斯曼问题。嘎伊特贝是和巴叶济德二世同时代的。这两大强国之间的竞争,首先表现在小亚细亚和叙利亚边境上双方诸侯之间屡次发生的冲突上。1481年,嘎伊特贝收留了避难者吉木,他是巴叶济德二世的哥哥和觊觎王位者,后来吉木到罗马去了,麦木鲁克王朝的素丹向罗马教皇交涉,要求把他送回埃及,因此招惹了新的麻烦。这是两国绝交的远因。近因是干骚·奥里秘密地答应支持土耳其人的头号敌人波斯国王易司马仪(1502—1524年)。

易司马仪是萨法威王朝(1502—1736年)的奠基者,这个王朝是穆斯林波斯的最光荣的土著王朝。这个王朝的名称,得自虔诚的舍赫萨菲艾丁(宗教的忠贞),易司马仪是他的六代孙。这个王室溯源于第七位伊马木穆萨·卡最木,对于十叶派的教义是热心的。这个王朝的奠基者即位的时候就宣布以十叶派的教义——特别是十二伊马木派的教义——为波斯的国教。从那个时候起,波斯始终忠于这种教义。1514年8月,他和逊尼派的奥斯曼国王、巴叶济德二世的儿子赛里木一世(1512—1520年)在乌尔米雅湖东边的加勒迪兰发生冲突,他的骑兵败于土耳其禁卫军的优势炮队。土耳其人占领了易司马仪的首都大不里士、美索不达米亚和亚美尼亚的一部分(1515年)。

次年春天,干骚借口调停交战双方,进兵阿勒颇,实际上是去支援他的波斯同盟者。为了装出和平的姿态,他在自己的随员中携带了他的傀儡,哈里发穆台瓦基勒和本国的四位主要法官。但是,赛里木没有受骗,他通过间谍组织,不断接到关于麦木鲁克王朝素丹的意图的情报。当干骚的使节来到赛里木兵营的时候,赛里木下令剃掉他的胡须(这是严重的侮辱),并且让他骑着一匹骡子回去,把宣战通牒送给干骚。使节的随员都被处死了。大难临头,已无法避免了。干骚原来是嘎伊特贝的奴隶,现在虽然年约七十五岁,精力还充沛。他在位期间,曾经证明自己并不是庸才。但是,现在他既不能依靠北部叙利亚各地方长官的忠贞,又不能依靠他的几个埃及艾米尔的合作。

1516年8月24日,两军相遇于达比格草原,这个战场在阿勒颇的北边,相距一日的路程。干骚任命哈义尔贝为左翼司令官,他是阿勒颇的地方长官,是一个叛徒,第一次冲锋的时候,就带着队伍逃跑了。不久之后,那位年老的麦木鲁克就从马背上摔下来,中风而死。奥斯曼人大获全胜。土耳其军队拥有比较优良的装备——大炮、滑膛枪和其他长距离武器,而看重骑兵的麦木鲁克军队,包括贝杜因人和叙利亚人组成的分遣队,却不肯使用那种新式武器。土耳其人早就使用火药,而叙利亚人和埃及人的军队还固执陈腐的理论,认为个人的勇气在战斗中是决定性的因素。赛里木胜利地进入阿勒颇城,人民把他当做救星来欢迎,认为他从麦木鲁克人的压迫下拯救了他们。那位哈里发受到厚道的待遇。赛里木在城堡里发现巨大的财宝,估计有几百万第纳尔,那是素丹和亲王们储藏在那里的。10月中旬,他向大马士革进兵,那里的领袖人物,有投降他的,有逃跑到埃及去的。叙利亚落在奥斯曼人的手中,一直被他们统治了四百年之久。

奥斯曼人的征服者从叙利亚向南冲入埃及。当时突曼贝已在埃及就素丹之位,他原来是干骚的奴隶。1517年1月22日,两军相遇于开罗郊区,起初突曼贝还英勇地战斗。但是,由于士气不振,将领互相猜忌,财源枯竭,火器缺乏,再加上奥斯曼人炮术的优越性,胜负之局已定,战争越拖延,形势对埃及越不利。在贝杜因分遣队的支持下,赛里木终于攻下开罗城,并且大事劫掠,把所有俘获的麦木鲁克人全部杀死了。他把大炮安置在尼罗河右岸上,续继打击残余的敌军。突曼贝逃到一个贝杜因人的酋长那里去避难,但是,他后来被出卖了。事情也许很奇怪,不过4月14日,他的确被吊在开罗的一座城门上。麦木鲁克的素丹王朝,永远结束了。自萨拉哈丁以来就是东方伊斯兰教中心的开罗,不再是首都了,从此变成了一个省会。麦加和麦地那,自动地变成了奥斯曼帝国版图的一部分。埃及各清真寺的伊马木,在每周星期五聚礼的说教(虎士白)中,都用下列的词句来替赛里木向真主祝福:

主呵,祈你相助素丹的儿子素丹,两陆的主人,两海的大汗,两军的征服者,两个伊拉克的国王,两个圣地的仆人,胜利的国王赛里木沙。主呵!祈你把你珍贵的相助赏赐他;使他赢得光荣的胜利,今世和来世的主呵,全世界的主呵!

这位伟大的征服者,在尼罗河谷逗留到秋天,参观了金字塔、亚历山大港和其他名胜古迹,然后返回君士坦丁堡。这座名城,自1453年以来就是奥斯曼人的首都。他把那位哈里发穆台瓦基勒也带走了,后来以侵吞公款的罪名,把他关入监狱,直到赛里木的儿子和继任者庄严的素莱曼登基后,才准他回到开罗去。他于1543年死于开罗。他的去世,结束了假阿拔斯哈里发王朝最后的一年。他是否把自己的职位让给奥斯曼素丹,已无法考证,但是,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统治者,实际上逐渐侵占了哈里发的特权,最后,竟僭取了哈里发的称号。赛里木的几个继任者,虽然自称哈里发,也有人以哈里发称呼他们,但是,这个称号对他们来说,只是恭维的话,在他们的领土之外,并没有人承认。用哈里发的头衔称呼奥斯曼素丹,而且正式承认他对土耳其领土外的穆斯林享有宗教上的权威的第一个外交文件,就我们所知道的来说,是1774年签订的库楚克·开纳尔吉俄土条约。

君士坦丁堡的素丹兼哈里发,变成了伊斯兰教最强大的君主,他不仅是巴格达哈里发的继任者,而且是拜占廷皇帝的继任者。由于麦木鲁克王朝的灭亡和土耳其帝国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建立,伊斯兰教势力的焦点,已经西移了。实际上,世界文明的中心,现在已经转移到西方去了。美洲和好望角的发现,改变了世界的通商航路,整个东地中海地区都变成了偏僻的地区。中世纪时期建筑在阿拉伯帝国遗址上的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和穆斯林各王朝的历史,从此结束了。奥斯曼哈里发帝国的现代史,从此开始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FMchannel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fmchl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9026156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62908789@qq.com

不闲聊哦。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