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channel 世界那么大 阿拉伯世界-3

阿拉伯世界-3

第二章 阿拉伯半岛

阿拉比亚是亚洲西南的一个半岛,是世界地图上最大的半岛。这个半岛的面积为一百零二万七千方英里,人口约有一千四百万。沙特阿拉伯的面积(鲁卜哈利沙漠除外)为五十九万七千方英里,人口据说有七百万;也门的人口为五百万;其余的人口属于科威特、卡塔尔、休战的各酋长国、阿曼和马斯喀特、亚丁和亚丁保护地②等。地质学家告诉我们,阿拉比亚原来是撒哈拉沙漠以及经波斯中部和戈壁沙漠③而横渡亚洲的沙土地带的天然的继续(现在有尼罗河河谷和红海的深罅,把阿拉比亚与撒哈拉沙漠分开了)。来自大西洋的西风,现在只能给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高地带来雨水,在较古的时代,必定能达到没有干涸的阿拉比亚。在冰河时期,冰层没有延长到小亚细亚的崇山峻岭以南,所以,阿拉比亚在那个时期的某一段时间,一定是非常适于居住的。阿拉比亚有许多干涸的河床(瓦迪),足证从这些干涸的河床中流过的雨水是具有强大的冲刷力的。阿拉比亚北边的境界,是不很清楚的,但我们可以承认有一条虚线,自红海的亚喀巴湾的正东,延长到幼发拉底河。从地质学上来说,整个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沙漠,实在是阿拉比亚的一部分。

阿拉伯半岛,从西向波斯湾和美索不达米亚低地倾斜。这个半岛的脊骨,是一条山脉,自北至南,与西海岸相平行,北端在米甸,拔海九千英尺,南端在也门,拔海一万四千英尺①。希贾兹的赛拉峰,拔海一万英尺。自这条脊骨向东的倾斜,是缓慢的,延伸了很长距离;向西面红海的倾斜,是陡峻的,延伸的距离很短。这个半岛的南边,海水逐渐后退,海岸逐渐前进,速度每年约七十二英尺,海滨有低地,成为这个半岛的边缘,阿拉伯语称低地为帖哈麦。北方的中心高原纳季德,平均拔海二千五百英尺,纳季德的沙马尔山上有一个红花岗岩的艾扎峰,拔海五千五百五十英尺。半岛的东、西、南三面,海滨低地的背后,都有高度不同的山脉。东海岸上的阿曼地方有一座山,名叫绿山,最高峰拔海九千九百英尺。半岛迤东,一般是向东倾斜,此峰独高耸天空,特别醒眼。

除了刚才谈论过的山岳和高地外,这个半岛上主要的土地可以分为沙漠和草原。草原是各沙丘中间的圆形的平原(dārah),下面蕴藏着大量的水脉。叙利亚旷野和美索不达米亚旷野,大半是草原。叙利亚沙漠的南部,俗名哈马德。美索不达米亚的南部,通称为伊拉克旷野或称萨马瓦(al-Samāwah)露天地。

沙漠地区有三种不同的区域:

(1)大内夫得沙漠地区(al-Nufūd)。阿拉比亚的北部,常有白沙或者红沙,被大风吹动,堆积起来,成为丘陵,笼罩了大片土地。这种地区,古典的名称是旷野 (al-bādiyah),有时称为红沙地区(al-dahnā’)。这个地区,除希罕的绿洲外,大半是干燥的,但冬季雨水充足的时候,地面上会蒙上一层青翠的牧草,这种地区就变成贝杜因人的驼群和羊群的乐园。欧洲人横渡内夫得获得成功的有十二人,最早的三个是:法国阿尔萨斯人于贝尔(1878年)、英国外交家兼诗人布伦特(1879年)、斯特拉斯堡的东方学家欧汀(1883年)。

(2)红沙地区(al-Dahnā’)。一片红沙,北自内夫得,南至鲁卜哈利沙漠,向东南方形成一个大弧形,迤逦六百余英里。西部地区,通称为沙丘地区(al-Ahqāf)。红沙地区,在较老的地图上通称为鲁卜哈利。红沙地区能获得季节性的雨水,生长丰富的牧草,每年能吸引贝杜因人(游牧人)和他们的牲畜到这个地区来放牧几个月,但这个地区,在夏季是人迹罕至的。托马斯之前①,没有一个欧洲人到这个阿拉比亚的无人烟的地方鲁卜哈利沙漠来探险过。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在他们的地图上标明这地区的面积为二十五万方英里。托马斯自阿拉伯海出发,五十八日后,安抵波斯湾,途间遇见鸣沙的现象,并且发现一个咸水湖。这个湖后来证明是波斯湾在卡塔尔半岛南部的一个小湾。在托马斯探险之前,对于南部阿拉比亚这个可怕的、神秘的旷野,我们并不比第十世纪的地理学家有更多的认识。

(3)熔岩地区(al-Harrah)。在这个区域里,到处是有皱纹形的、有裂口的熔岩,堆积在沙岩的上面。这种类型的火山地区,在阿拉伯半岛的西部和中部是很多的,北部延长到豪兰东部。雅古特所记载的熔岩区,不下三十处①。据一位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记载,最近一次的火山爆发,发生于1256年。

在沙漠和草原的包围中,有一个地势很高的核心地区,那就是纳季德,瓦哈比教派的故乡。在纳季德,很久以来,石灰石通常都暴露在地面上;狭长的沙地,到处都有。沙马尔山,有花岗岩和玄武岩的成分。

阿拉比亚是最干燥、最炎热的地方之一。这个地方,东西两面都临海,但是那两个海都很狭窄,海水所发出的水蒸汽,不足以影响亚非两洲常年无雨的大陆性气候。南面的印度洋,固然能将雨水送到这个地方来,但按时吹拂这个地方的热风,不能给内部地区带来多少雨量。令人心旷神怡的舒适的东风(al-saba),往往以最宝贵的题材供给阿拉伯诗人。

在伊斯兰教的策源地希贾兹,旱季说不定会延长到三年多的时间。一阵阵的暴风雨,可能袭击麦加和麦地那,持续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来势非常猛烈,有时还有摧毁克而白(Ka‘bah)②的危险;白拉左里③专有一章,叙述麦加的山洪(Suyūl)。下雨之后,耐旱的植物,就在沙漠中出现了。在北部希贾兹,有许多孤立的绿洲,最大的占面积十方英里左右,土著的生活,全靠这些绿洲来维持。希贾兹的居民,有六分之五过着游牧生活。某些绿洲,如伊斯兰教初期居于显要地位的斐得克(现今的哈伊兑,al-Hā’it),现在已经无关重要了。在先知的时代,这些肥沃的地区,大半归犹太人耕种。在希贾兹的低地,每年的平均气温,是华氏八十度到九十度左右。麦地那的平均气温,是华氏七十度多一点,比较南方的姊妹城麦加,对于健康更为适宜。

只有也门和阿西尔,有充足的、定期的雨水,可以进行惯常的耕种。多年生的植物,在这两个地方,生长在距海岸约二百英里以内的山谷中。也门现代的首都萨那,拔海七千英尺以上,因此,成为这个半岛上最适于健康的、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海岸上还有些肥沃的地区,但不是连成一片的。哈达拉毛有许多深陷下去的幽谷,下层土内,含有丰富的水源。阿曼是极东的地区,每年有适量的雨水。特别炎热而且特别潮湿的地方是吉达、荷台达和马斯喀特。

阿拉比亚没有一条重要的河流是常年流入海里的。半岛上的溪水,没有可以航行的。这个半岛上没有河流网,却有许多瓦迪(wadi)网,临时爆发的山洪,就由这些瓦迪排泄出去。瓦迪还有另一种用途,就是它能指示队商和朝觐天房者应走的道路。自伊斯兰教兴起以来,朝觐天房就成为阿拉比亚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桥梁。主要的陆上路线,是从美索不达米亚出发,取道纳季德的布赖达,顺着鲁麦瓦迪走;自叙利亚经锡尔汉瓦迪,沿红海岸走。半岛内部的路线,是取道海岸,绕行整个半岛,或自西南经中部绿洲而至东北,但须避开中间的无人烟地区。

第十世纪的地理学家伊斯泰赫里①只提及希贾兹的一个地方,即塔伊夫附近的一座山,山上的水会冻结。哈木丹尼①说萨那的水凝结成冰。格勒泽尔②说也门的哈杜尔山几乎每年冬季都下雪。霜冻是更普遍的。

气候干燥,土含盐质,都是植物不能生长茂盛的原因。希贾兹盛产椰枣。小麦出产于也门和某些绿洲。大麦是种来喂马的。谷子(dhuran)出产于某些地区,稻子出产于阿曼和哈萨。在南部阿拉比亚早期的商业生活中,乳香是著名的商品,在与南海岸平行的山地上,特别是在麦海赖地方,乳香树仍然很茂盛。阿西尔的重要物产,是阿拉伯树胶。咖啡现在是也门著名的物产。咖啡原产于阿比西尼亚,③十四世纪时才传入南部阿拉比亚。关于这种“伊斯兰酒”的最古的记载,始见于第十六世纪的著作中④。欧洲作家,首次提及咖啡的,最早是在1585年。

沙漠里有几种皂荚属的植物,如柽柳(athl)、可以制良质木炭的叙利亚柽柳(ghada)和生产阿拉伯树胶的阿拉伯胶树(talh)。沙漠里出产一种树,名叫赛木哈(samh),树子可以磨粉煮粥,也出产人所珍贵的麦蕈(truffle)和番泻叶(al-sana)⑤。

园艺植物,以塔夫的葡萄为最有名,那是第四世纪时从叙利亚传入的,葡萄可以制造含酒精的饮料——葡萄醴(nabidh al-zabib)①。但是,阿拉伯的诗人所歌颂的酒(khamr),却是从豪兰和黎巴嫩输入的白兰地。油橄榄是叙利亚的土产,希贾兹地方没有这种植物。阿拉比亚的绿洲所出产的水果,有石榴、苹果、杏子、巴旦杏、桔子、柠檬、甘蔗、西瓜、香蕉等。这些水果,大概是奈伯特人和犹太人从北方传入的。

阿拉比亚的特产植物,当以枣椰(date-palm)为第一。椰枣是最普通而且最有价值的水果,也极好吃。椰枣和奶是贝杜因人主要的食品,除驼肉外,椰枣是他们唯一的固体食品②。椰枣泡在水里,泡到发酵,就成为他们喜爱的饮料——枣醴(nabīdh)。枣核磨碎后,做成饼,可以喂骆驼。占有“二黑”(al-aswadān)——饮料水和椰枣——是每个贝杜因人梦寐以求的理想。相传,先知曾吩咐阿拉伯人说:“你们要尊敬你们的姑祖母——枣椰,因为枣椰和人祖阿丹(亚当),是用同一的泥土造成的”③。阿拉伯的著作家曾统计麦地那地方各种的椰枣,共计有一百种。

枣椰是阿拉比亚首屈一指的特区植物,也是由北方的美索不达米亚传入的。美索不达米亚的枣椰,是把古代的人吸引到那里去的主要原因。纳季德人和希贾兹人关于农业的词汇,例如 ba`l(只用雨水灌溉④)和akkār(农夫),都是从北方的闪族人——尤其是阿拉马人——借来的。

主要的动物有猎豹(namir)、豹子(fahd)、土狼、豺狼、狐狸、蜥蜴等,鳄蜥(al-dabb)尤为特别。古代的阿拉比亚诗人常常引证的狮子现在已经绝种了。猿猴出产于也门。猛禽有鹰(‘uqāb)、鸨(hubāra)、隼、鸢、枭。乌鸦是很多的。最普通的鸟是戴胜(hudhud)、云雀、夜莺、鸽子,以及阿拉伯文学中所赞美的一种沙鸡(al-qata)①。

主要的家畜是:骆驼、驴子、狗、灵■(salūqi)、猫、绵羊、山羊。骡子,据说是回历纪元后,穆罕默德从埃及输入的。

沙漠里出蝗虫,贝杜因人认为烤蝗虫是适口的食品,加点盐末,味道更好。据说,每七年必发生蝗灾一次。内夫得的爬虫,最有名的是角蝰。劳伦斯在锡尔汉瓦迪曾被蛇咬过,他提起这件事来,犹有余悸②。

在穆斯林文学中,马是很著名的,但马是在较晚的时代输入古代阿拉比亚的。纳季德的马是驰名的,但古代的闪族人不知道马是什么。上古时代,印度-欧罗巴的游牧人,在里海以东的地方养马,后来,克塞人和喜特人把马大量地输入他们的故乡,公元前2000年,从那里传入西部亚细亚。一世纪初,马从叙利亚传入阿拉比亚,在那里获得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保持其血统的单纯。希克索斯人把它从叙利亚输入埃及,吕底亚人从小亚细亚输入希腊,大雕刻家菲迪阿斯使它在雅典的巴特农神殿中永垂不朽。在埃及、亚述-巴比伦和早期波斯的记载中,阿拉比亚人是以骑驼者的姿态出现的,不是以骑马者的姿态出现的。在亚述的征服者向被征服者“巫尔比”③勒索的贡品中,骆驼的数字较马的数字还多。在克谢尔克谢斯准备进攻希腊的军队中,阿拉伯人是骑骆驼的①。斯特累波50000492_0022_1②曾否认阿拉伯半岛上有马。他这样说大概是根据他的朋友罗马大将迦拉斯的见闻。迦拉斯在公元前24年曾经攻入阿拉比亚。

阿拉伯的良马(kuhaylān)以健美、坚忍、伶俐、忠实等特征著名于世,西方人常以阿拉伯马为良马的典型。八世纪时,阿拉伯人经由西班牙,将马种传入欧洲,阿拉伯马的血统,就永远保存在柏柏尔马和安达卢西亚马的后裔中③。十字军战争期间,英国马因同阿拉伯马交配,而接受了新鲜的血统。

在阿拉比亚,马是一种奢侈的动物,马的饲养和管理,已成了沙漠中人的一个问题。有马的人,就是有资产的人。贝杜因人进行劫掠的时候,必需迅速的活动;马的主要价值,就在于它能满足这种需要。马还可用于野外运动:比武、竞走、狩猎等。现在,阿拉伯人的帐棚里,遇缺水的时候,尽管孩子们哭着要水喝,家长可以充耳不闻,却把最后一滴水倒在水桶里,拿去放在马的面前。

马固然是阿拉伯人最珍贵的家畜,但就游牧人的观点来说,骆驼却是最有用的东西。假使没有骆驼,就不能设想沙漠是可以居住的地方。游牧人的营养、运输、贸易,无一样不依靠骆驼。新娘的财礼、凶手的赎罪金、赌博者的赌注、酋长的财富,都是以骆驼为计算单位的。骆驼是贝杜因人忠实的朋友,是他的心腹,是他的养父和养母。驼乳可以解渴,驼肉可以充饥,驼皮可以做衣服,驼毛可以织帐棚,驼粪可以做燃料,驼尿可以当生发油,还可以做药。在游牧人看来,骆驼不仅是沙漠船,而且是真主的特赐(参阅《古兰经》16∶5—8)。斯普林杰说得最好:贝杜因人是“骆驼的寄生虫”。①现在的贝杜因人,喜欢自称为“驼民”(ahl al-ba`ir)。穆西尔说,鲁韦莱部族的成员,在某种困难的情况下,差不多人人都喝过驼胃里的水②。在危急的时候,他们就宰一只老驼,或者把一条棍子插入某只驼的喉咙里,使它把胃里的水吐出来。倘若骆驼喝水后不过一两天,它胃里的水是勉强可以做饮料的。骆驼在阿拉比亚人的经济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在阿拉伯语中,有一千多个名词,是关于骆驼的各个品种和生长阶段的,名目之多,只有宝剑的各种名称可以与之相比。阿拉比亚的骆驼,最能耐渴,饮水一次之后,在冬季能旅行二十五、六天,在夏季能旅行五、六天。骆驼是初期的穆斯林能征服四邻的一个因素,因为它能保证军队的机动性,使游牧民族对土著民族占优势。相传,哈里发欧麦尔说:“在骆驼繁殖的地方,阿拉伯人才能昌盛。”阿拉伯半岛,就骆驼饲养来说,依然是世界的主要中心。纳季德的马,哈萨的驴,阿曼的驼,都是世界著名的。在过去,阿曼和波斯湾的采珠业,某些地区的盐矿和骆驼饲养是主要收入来源。但自1933年开采石油以来,与石油业有关的各种广泛的活动已经成为最大的收入来源。哈萨的油田在世界上是蕴藏量最丰富的油田。

公元前十一世纪时,米甸人进攻以色列人(《士师记》,6∶5,参阅《创世记》24∶64),才把骆驼(就象马原产于美洲那样)从阿拉比亚的西北部传入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文献中提及骆驼,这大概是第一次①。公元前第七世纪时,亚述人进攻埃及,骆驼才传入埃及;公元后第七世纪时,穆斯林进攻北非洲时,又传入北非洲。

<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font-size: 13.3333px; font-variant-ligatures: normal; font-variant-caps: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orphans: 2; text-indent: 0px;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2;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② 1967年11月30日南也门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结束了英帝国主义在亚丁等地的长期殖民统治。1970年11月30日改名为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译者

③ 戈壁沙漠主要分布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北部。——译者

① 最高峰参阅 Carl Rathjens和Hermann v Wissmann,Südarabiens-Reise,vol.iii,Landeskundliche Ergebnisse(Hamburg,1934),P.2。

① Arabia Felix:Across the Empty Quarter of Arabia(New York,1932)。

① Mu’jam al-Buldān, ed.F.Wüstenfeld(Leipzig,1866—1873),index.

② 克而白是天房的名称,参阅本书第108页。——译者

③ Futūhal-Buldān,ed.de Goeje(Leyden,1866),pp.53—55;tr.PhilipK.Hitti,The Origins of the Islamic State(New York,1916,reprint Beirūt,1966),PP.82—84。

①  Masālik al-Mamālik,ed.de Goeje(Leyden,1870)p.19,11.12—13。

① Al-lklil,Bk.VIII,ed.Nabih A.Faris(Princeton,1940),p.7;参阅Nazīh M.al-‘Azm,Rihlah fi Bilād al-Arab al-Sa‘īdah(Cairo,1937?),pt.1,p.118。

② 见A.Petermann,Mitteilungenaus Justus Perthes geographischer Anstalt,vol.32(Gotha,1886), p.43。

③ 咖啡因产于埃塞俄比亚的伽法省而得名。——译者

④ 参考al-Jazīri in de Sacy, Chrestomathie arabe,2nd ed.(Paris,1826),vol.i,pp.138以下,译文pp.412以下。

⑤ 麦蕈亦称松露,是一种地下菌属,可供调味;番泻叶是一种缓泻药。——译者

① 阿拉伯人喜欢把椰枣、葡萄干等泡在凉水里,过一两天发酵后,有甜味和酒味,却不醉人。因此译成枣醴或葡萄醴。——译者

② 参阅ibn-Qutaybah,‘Uyūn al-Akhbār(Cairo,1930),vol.iii,pp.209—213。

③ Al-Suyūti,Husn al-Muhādarah(Cairo,1321),vol.ii,p.255。

④ 参阅本书第97页。

① 参阅R.Meinertzhagen,The Birds of Arabia(Edinburgh,1954)。

②  T.E.Lawrence,Seven Pillars of Wisdom (New York,1936),pp. 269—270。

③ 参阅本书第39和41页。

① 见希罗多德《历史》,商务印书馆,1960年版,第665页,“他们(阿拉伯人)全都骑着速度决不比马差的骆驼。”——译者

②  Geography,Bk.XVI,ch.4,§§2&26。

③  William R. Brown,TheHorse of the Desert(New York,1929),pp.123以下。

① 见Zeitschrift der deutschen morgenl(ndischen Gesellschaft, xiv(1891), p.361,1.13。

② The 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Rwala Bedouins(New York,1928), p. 368.参阅 Bertram Thomas的文章,见The Near East and India, Nov.1, 1928,p.518。

① 参阅 Carleton S. Coon,Caravan:the Story of the Middle East(NewYork,1951),p. 6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FMchannel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fmchlcom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9026156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62908789@qq.com

不闲聊哦。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